巽少

间接性更新辣鸡甜饼精选手
甜饼成精,高甜无虐
大概吧

听说隔壁咖啡厅的老板看上了我们家老师(二十)

★ABO世界观,但是会有一些私设
★主咖啡厅老板焱无上x幼师裳璎珞
★会有别的副cp,具体有哪些会根据每章的内容打tag
★ooc有,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相识相知谈恋爱,结婚生娃带娃娃的甜饼故事
★可以接受的话那么请继续吧w

以下正文

01
“你们说,咱老板娘像不像是有了?”葬云霄发了这样一句话,本来还安静如鸡的群里突然之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潜水的都冒出来了。
 
地狱变:“我那天在休息室听到老板问老板娘想喝点什么,老板娘说最近没什么胃口,想喝点酸的。”
 
玄皇:“就是那次,老板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硬是从咖啡厅的后厨里端出了一杯酸梅汤。”

葬云霄:“就前几天我还在洗手间外面听到有呕吐声,刚准备进去看看,就看到老板娘一手捂着嘴一手捂着肚子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堕神阙:“老板这一碰到老板娘就怂的尿性还真和老板娘干过正事了?”
 
玄皇:“如果看这个反应,那老板娘至少有两个月了。”
 
葬云霄:“不是吧,难道老板早就对老板娘下手了?”
 
地狱变:“没想到老板居然是这样的人,早就搞定老板娘了居然还不告诉我们。”
 
释阎摩:“这个。”
 
释阎摩发了一张照片,群里的人点开一看,照片里的两个人正是裳璎珞和焱无上,两人在一家婴幼儿用品专卖店里,裳璎珞拿着一顶毛茸茸的小帽子朝焱无上比划着,而焱无上一只手轻轻的搭在裳璎珞的肩上,脸上笑得温柔。
完完全全一副新手父母为还没出世的孩子挑选衣服的慈爱模样。
 
地狱变:“手动给释阎摩点赞,我们是不是可以商量下怎么找老板要喜糖了。”
 
葬云霄:“我觉得喜糖就算了,发多点奖金吧。”
 
堕神阙:“还是多放两天假吧,毕竟大家都是有对象的人。”
 
玄皇:“好的,知道你们都有对象了,下一个,谢谢。”
 
焱无上:“你们,是不是忘了本爷还在群里?”
群里顿时安静,连一个表情包都看不见。
 
焱无上:“裳璎珞那次想喝酸的就是碰巧那几天没什么胃口,那次吐是因为胃着凉了,那天不舒服,还有去婴幼儿店是因为要去小质辛的满月酒,裳璎珞想给小质辛买点东西带过去。你们有空想这么多,不如想想你们这个月的奖金都能拿多少。”
 
地狱变:“等等。我很好奇释阎摩是怎么拍到这张照片的。”
 
释阎摩:“陪痕千古检查完正好路过。”
 
玄皇:“什么检查?痕千古身体不舒服吗?”
 
释阎摩:“孕检。”
 
群里再次陷入一片沉静。
 
释阎摩:“对了,正好和你们说下,下周我和痕千古的婚礼,都来吧?带对象一起啊,我就不一一送请柬了。”
 
葬云霄:“所以,你和痕千古是未婚先孕?”
 
释阎摩:“领过证了,没办婚礼而已。”
 
地狱变:“果然,老板你要加油了啊。”
 
玄皇:“是啊老板,我们都等着正大光明的叫裳璎珞老板娘呢。”
 
焱无上放下手机,开始思考为什么话题又回到了自己身上,只要他焱无上想,搞定裳璎珞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还真不是。焱无上叹了口气,要是让外人知道他堂堂圣婴主其实是个妻管严那岂不是很没面子?算了,不想了,该去接裳璎珞了,天大地大媳妇最大。
 
02
小质辛的满月酒其实是在一个半月的时候才办的,去的也基本上都是楼至韦驮和蕴果谛魂的一些朋友们,当然也包括一些以前在学校里认识的朋友,比如裳璎珞刚来就看到了以前隔壁系的佛剑学长和苍学长。
裳璎珞先过去和两位学长打了个招呼,佛剑学长和裳璎珞离得不远,有的时候两人还能碰上面,倒是苍学长,裳璎珞是好久没见了。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才知道,原来苍现在就在离幼儿园不远的那个警局里面上班。
嗯,不愧是当年在学校里面收拾了所有黑恶势力的老学长,现在的一些犯罪分子要是碰上了苍,那估计就要变成被暴打的那一方了。
 
简单聊过几句后,裳璎珞才带着焱无上去找了今天的主角——质辛宝宝。
质辛宝宝被蕴果谛魂抱在怀里,和楼至韦驮一起坐在主桌上,玉菩提和其他幼儿园的同事已经去过了,裳璎珞接过焱无上一直拎着的纸袋子递给楼至韦驮。
“喏,给小质辛的。”
“谢谢。”楼至韦驮收下纸袋而一旁的质辛宝宝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动了动小胳膊。
“这么,知道你裳璎珞阿叔给你带礼物了?”楼至韦驮笑着从蕴果谛魂那抱过质辛宝宝到自己的怀里哄着。
“小质辛挺乖的啊,不哭不闹的。”裳璎珞轻轻的捏了下质辛宝宝的小脸蛋。
“果子带他的时候是最乖的,他有的时候更亲果子一点。”
“哈哈哈,那肯定是感受到果子爸爸强烈的爱意了。”裳璎着看向小质辛,却在楼至韦驮的身上感受到了一抹不一样的信息素。

“咦,这是……”同样身为Omega,裳璎珞自然清楚在楼至韦驮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果子大师标记你了?”裳璎珞凑到楼至韦驮的耳边悄悄的问到。
“嗯。前不久才标记的。”楼至韦驮抱着质辛,眼中是说不尽的温柔。
“难怪小质辛的满月酒推迟了点,原来是你们两个干好事去了。”裳璎珞笑着打趣道。

“至佛,果子大师。”
那边突然走过来一个裳璎珞不认识的陌生男子。
“他是缎君衡,我们家的新邻居,这段时间 都是他在帮我们照料盆栽。”楼至韦驮看裳璎珞一脸疑惑,悄悄的说了一句。
“缎先生也来了。”蕴果谛魂笑着和缎君衡问好。
“嗯,这是给小质辛的礼物,一点小心意。”缎君衡也递过去了一个袋子。
“让我看看小质辛今天有没有听话啊。”缎君衡凑上前去看质辛宝宝,而质辛宝宝就像听懂了一样,小眼睛看着缎君衡,还轻轻的抓了下缎君衡的脸。
“哎呀呀,这要是把缎某抓破相了可怎么办。”
“哈哈哈。”主桌上传来阵阵的笑声。

吃饭的时候裳璎珞和焱无上坐在了佛乡幼儿园老师这一桌,一桌人里面,最显眼的还是百岫嶙峋,现在百岫嶙峋也才快七个月的时候,但是肚子却是比当时楼至韦驮七个月的时候看起来还要再大一圈,玉菩提说很有可能百岫嶙峋肚子里的是双胞胎,毕竟百岫嶙峋家里还是有双胞胎基因的。
裳璎珞发现现在的百岫嶙峋好像更最喜欢粘着玉菩提了,一直都靠在玉菩提的怀里,比起以前倒是乖巧了不少。
因为孕期的关系,百岫嶙峋现在对玉菩提特别的依赖,一看不到玉菩提就没由来的心慌,虽然玉菩提已经做到了一下班就赶回家,绝对不拖一分钟,但是有几次真没法了也只好把百岫嶙峋带着一起到幼儿园去。

怀孕还真是辛苦。裳璎珞想,也不知道楼至韦驮和百岫嶙峋都是怎么坚持住的,要是换成他自己,估计是想都不敢想。不过好在不管是楼至韦驮还是百岫嶙峋,身边都有像蕴果谛魂和玉菩提这样会悉心照料他们的人在。
那如果。
如果是自己,焱无上会怎么做呢。

03
焱无上打算招个新员工了,堕神阙决定和阿戟去旅行结婚,估计是要请个长假,而释阎摩和痕千古的婚礼过后也肯定是要给释阎摩放放假,最起码让人家小俩口出去逛逛玩玩的。
现在像他这么有人情味的老板真是少了。焱无上在心里夸了自己一把。
正好后天的时候会有个人过来面试,到时候在看看合不合适,合适的话就直接招进来了,顶一下堕神阙和释阎摩的岗。

焱无上安排好了后天的行程,走出书房准备去卧室睡觉了,刚出书房门就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然后把窗户关上了一点,这天是越来越冷了,现在正是降温的时候,明天得提醒裳璎珞多穿两件,别回头冻感冒了。

第二天一早,裳璎珞醒来看窗外阳光明媚的,好像气温也比昨天暖和些,想了想,还是就穿了一件卫衣,结果后来还是强制性的被焱无上又加了一件外套在身上。
后来事实证明焱无上给裳璎珞加了件外套是对的。本来还晴着天,到了快中午的时候突然就阴了下去,还带着阵阵的小风,偏偏裳璎珞的办公桌又正对着窗户,那一阵阵小风真是吹得裳璎珞瑟瑟发抖,焱无上中午来给裳璎珞送饭的时候,明显发现了裳璎珞很冷,说回家给裳璎珞拿件衣服去,裳璎珞却说今天下班早,就没让焱无上回去拿。
结果谁知道那天突然来了几个孩子的家长,裳璎珞知道现在百岫嶙峋不能离开玉菩提太久,就自己留下来和几个家长交谈,让玉菩提先回去了。

等到裳璎珞终于和那几个家长解决了问题后,一出门,就被风吹得直接打了个打喷嚏。完了,好像真的感冒了。
那天晚上裳璎珞睡得格外早,总感觉人晕乎乎的很难受,焱无上准备去拿感冒药,裳璎珞又不想吃药,说睡一觉就好了。
嗯,一觉醒来之后,发烧了。

焱无上给裳璎珞量了体温喂了药,然后打电话给玉菩提帮裳璎珞请了假,之后就留在了家里照顾着裳璎珞。反正咖啡厅里有玄皇操心,他不去也没关系。
焱无上收拾好了家里,就回到卧室去看裳璎珞。裳璎珞服过药已经有点时间了,现在应该是药效起作用了,整个人缩在床上睡得正香。焱无上伸手摸了摸恋人的脸,裳璎珞下意识的蹭了蹭焱无上的手,嘴里发出几声带着撒娇意味的呢喃。
虽然这个样子的裳璎珞既可爱又软软的,但焱无上更多的还是心疼。发烧得多难受啊,看裳璎珞的嘴唇都有点泛白。

“唉。”
焱无上坐在床边,看着睡梦中的恋人,心思都不知道想到哪去了。说实话,前两天葬云霄他们在群里讲的话,虽然都是误会,但也是引起了焱无上的一个思考。
如果裳璎珞真的怀孕了,他会怎么做。

虽然他现在和裳璎珞还只停留在偶能能挑弄一下,开个假车的阶段,但是有些问题是无法逃避的,焱无上之所以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和裳璎珞发生关系,一方面是焱无上想尊重裳璎珞,在没有得到裳璎珞的允许之前,他是不会越过那条线的。而另一方面,就是焱无上一直在问自己的,问自己有没有做好准备。有没有做好准备把自己奉献给恋人,有没有做好准备成为恋人的依靠,甚至是有没有做好准备有可能还会迎接一个新的小生命的到来。

焱无上其实打心底佩服蕴果谛魂,楼至韦驮和天之厉之间的事虽然裳璎珞没有太详细的和他说过,但是那天在医院的时候,天之厉的反应就足以说明一切了。而那天在医院,比天之厉还要紧张的,就是蕴果谛魂。后来走进病房的时候,蕴果谛魂第一眼看的就是楼至韦驮而不是质辛,这倒不是因为质辛不是蕴果谛魂的孩子所以蕴果谛魂不去关心他,恰恰相反,他几次陪裳璎珞去月子中心看楼至韦驮的时候,质辛都是蕴果谛魂抱着在的。
蕴果谛魂真的很爱质辛,就像质辛就是他和楼至韦驮之间的孩子一样。焱无上也清楚,那天刚进病房蕴果谛魂就去亲吻楼至韦驮的含义,那是饱含着欣喜和心疼的吻。欣喜的是楼至韦驮平安无事的娩下了质辛,心疼的是楼至韦驮经历了那么久的痛苦才终于解脱。
蕴果谛魂是真正发自内心深处的去爱着楼至韦驮的,因为这份爱,所以蕴果谛魂可以包容楼至韦驮身上的一切,哪怕是这个楼至韦驮和别人的孩子,只要一家人能好好的生活在一起,那么其他的一些东西,还真的有那么的重要吗。

焱无上收回心思,又看向了躺在床上的裳璎珞。
母胎单身的焱无上其实一直也想,他该怎么样去爱裳璎珞。首先他肯定是爱裳璎珞的,为了裳璎珞他愿意放弃自己的一切,但他也知道,裳璎珞最需要的,不是他的别的什么,就仅仅是一颗愿意爱着裳璎珞的心。

“焱无上……”
裳璎珞模模糊糊的睁开眼,药效过去后现在整个人都舒服多了,就是还有些困。
“本爷在这呢,裳璎珞。”
焱无上轻轻握住裳璎珞的手。
“你今天。不是要面试员工吗?”
“没事,这种小事交给玄皇就好,本爷相信他会处理好的。”
“唔……”
“再睡会吧,本爷帮你请过假了,今天就在家好好休息一下。”
“好……”
裳璎珞翻了个身子看着焱无上,没过多久眼皮就只撑不住开始打架,在得到一个温柔的吻后,裳璎珞才慢慢进入梦乡。

虽然本爷可能没法像蕴果谛魂那样做的那么好,但是。
焱无上又握紧了裳璎珞的手。
但是,本爷可以用本爷最大的温柔和关心去努力的爱着你,裳璎珞。
“唔……”睡梦中的裳璎珞轻喃了一声,像是也认同了焱无上的想法一样。
整个房间里都是桃花香和清甜香味交织在一起的温柔味道,在秋日阳光的照射下仿佛有了形态一样,织起一张网,紧紧的包裹着房间里的两人。

而咖啡厅里的氛围就没有这么美好了,玄皇看着微信里焱无上发来的“裳璎珞发烧了,本爷今天不过去了,来新员工了你看着办,合适就留下来入职。”,揉了揉隐隐发痛的太阳穴。

“本魁叫封世末,是今天过来面试的。”

可怜的封世末再现在还并不知道自己以后面对的,将是多么“惨绝人寰”的情况。

——————————————————————————
恭喜葬云霄终于摆脱了被扣奖金的命运,以后被扣奖金的就是封世末了hhhhh
依旧是求评论啦!爱你们!(≧ω≦)/

评论(1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