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少

间接性更新辣鸡甜饼精选手
甜饼成精,高甜无虐
大概吧

听说隔壁咖啡厅的老板看上了我们家老师(二十一)

★ABO世界观,但是会有一些私设
★主咖啡厅老板焱无上x幼师裳璎珞
★会有别的副cp,具体有哪些会根据每章的内容打tag
★ooc有,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相识相知谈恋爱,结婚生娃带娃娃的甜饼故事
★可以接受的话那么请继续吧w

以下正文

01
释阎摩和痕千古的婚礼是在一个山脚下的小古镇上举办的中式婚礼。
焱无上和裳璎珞一早就过去了,今天咖啡厅的员工们包括刚入职的封世末也都来了,大家也帮着一起做着些准备,这次的婚礼流程本来应该是挺复杂的,后来考虑到痕千古现在的身体情况,才简化了流程。但即使是这样,婚礼还是有很多东西是需要去准备的。
 
主要还是因为痕千古那边,痕千古的收养人兼老板,烟都的古陵逝烟特别要求的,一定要办一场极赋仪式感并且看起来很高大上的婚礼,理由是只有这样的典礼才能配得上他们烟都的人,虽然这场婚礼的费用是烟都出的。
释阎摩是觉得无所谓,反正只要痕千古喜欢就行。然而痕千古现在却没有能享受这场盛大婚礼的心思,此时的他扶着洗手池吐得正厉害。
 
“呕……唔……”
释阎摩站在一旁轻轻的拍着痕千古的背给他顺着气。
“很难受吗?”
“唔……还,还好,歇一会就行了。”
 
痕千古靠在释阎摩怀里,感受着释阎摩释放出的温柔的包裹住自己的信息素,任由释阎摩扶着自己坐下,一抬眼就看到释阎摩眼中满满的紧张和心疼,痕千古倒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笑什么?”释阎摩释阎摩伸出一只手覆上了痕千古还未隆起的小腹。痕千古笑起来很好看,但是可惜痕千古很一般不会笑,释阎摩的印象中看到过痕千古笑的次数也很少。
“在笑你。”痕千古也伸出手半搭在释阎摩覆在自己小腹上的那只手,痕千古的手有些凉,释阎摩顺势翻过手掌握住了痕千古的手。
 
“我有什么很好笑?”
“笑你的表情,孕吐罢了,给你担心的。”
“是你,我又怎能不担心。”
释阎摩低下头蹭了蹭痕千古的颈间,在腺体位置的那个印记,正是释阎摩和痕千古心意相通的证明。
“你这样子也不怕被你们咖啡厅同事看到了笑话。”
“可惜,我老板就是个妻管严,倒还真不会笑话我。”
“那你们老板是要学学我们老板,把小媳妇管得服服帖帖的。”
“据我所知,好像宫无后也没怎么服过古陵逝烟吧。”
“哦?那你希望,”痕千古抬起头凑到了释阎摩的耳边说,
“我是服一点呢,还是不服一点呢?”

释阎摩没有说话,而是保持着这个姿势咬上了痕千古的唇,一个深吻结束后,才意味深长得也凑到痕千古的耳边说,
“你服不服,床上就知道了。”
“哈。”痕千古笑着张开双臂环住了释阎摩的颈间,而释阎摩也虽然脸上看不出设么变化,其实心里面也挺乐呵的,毕竟能看痕千古笑这么多次的机会可不多。

站在门口准备进去帮忙的玄皇和封世末都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不同的是,封世末叹气是因为心塞,心塞自己一大早的就要去吃人家的狗粮。而玄皇叹息是感叹,感叹自己终于不是一个人吃狗粮了,还拉了个封世末垫背,挺好的。

02
等焱无上他们也帮完忙了,婚礼也差不多要开始了。
裳璎珞拉着焱无上的手,看着周围,不得不说烟都是真的有钱也是真的舍得,这么大的排场,来宾中也不缺一些达官贵人的,简直就是一场大型的商务宴会。

“那个什么古陵逝烟也太有钱了吧,这么大阵仗。”裳璎珞看着周围的环境再次感叹了一下有矿山的人是多么的“豪”无人道。
“烟都的确是四奇观里面做得最成功的一家,跟逆海崇帆,森狱甚至红冕那边都有合作的项目,跟我们百妖路也有一个刚建好的温泉度假村项目。”每到这种时候,焱无上就会贴心的当起解说员。
“知道你家里有矿,这些人你都认得。”裳璎珞轻轻拍了下焱无上。

那边音乐声响起,看来是婚礼要开始了。
本来婚礼最开始应该是新人都坐船上岸,但是现在因为痕千古还在孕初期,时不时还会感到恶心,担心痕千古晕船所以就没让他坐船,痕千古是直接在岸边等着的。
痕千古一身大红喜服,静静地坐在梨花木凳上,一只手抓着红绣球,另一只手轻轻搭在小腹上,待释阎摩乘坐的船近了,痕千古才起身朝着船头一抛——释阎摩准确无误的接住了这红绣球,顺着红绸上了岸,释阎摩在前面走着,痕千古就在后面跟着,两人手中的红绸是唯一联系着两人的物品。
到了场地后,裳璎珞才看见主位那已经有人在等待了,一人身着水蓝色长褂,而另一人身披金线大红长袍,竟是红的比新人身上的喜服还要热烈几分。在焱无上的介绍下,裳璎珞才知道原来穿水蓝长褂的那人就是烟都大宗师古陵逝烟,而他旁边的那个红衣男子就是宫无后,现今古陵逝烟的伴侣。

释阎摩与痕千古先是一同走向主位行了礼,然后再慢慢的走入场地的中央,在司仪的主持下进行着接下来一步的动作。
终于等到拜天地的环节了,新人先是平齐而立,拜完天地和高堂后,再是对立而战,一声“夫夫对拜”,两人同时朝着对方弯下了腰,现场也是适时响起一阵掌声,大家都在祝福着这对新人,希望他们能够和和美美,幸福安康。

典礼结束后最精彩的当然还是喝喜酒,咖啡厅的小伙伴们很自觉的忙帮散着喜糖,而换过衣服和痕千古一起去敬酒的释阎摩,这次可算是被逮到了,反正痕千古现在也不能喝酒,灌释阎摩就对了。当然咖啡厅的小伙们还是有真爱的,也就和释阎摩喝了两杯就放他走了。等到婚宴快结束的时候,释阎摩也是喝的差不多了,痕千古是既好笑又好气的扶着释阎摩一起离开了。

“是场不错的婚礼。”裳璎珞看了看整个场地,不管是不管是哪方面都准备的非常好,而且仿古的中式风格也确实很棒。
“喜欢这风格的?”焱无上在一旁问到,其实言下之意就是想问“那要不咱俩以后结婚了也来个这款的?”,但是裳璎珞并没有听出来。
“嗯,还好吧,就是觉得这样的婚礼很让人印象深刻啊,但是人来太多了也感觉不大好,我觉得婚礼这种还是之请亲人和朋友同事来就可以了。”
嗯婚礼不要喊太多人,喊亲戚朋友同事就行。焱无上默默的在心里记着小本本。
“唔,如果可以,我想在能看到海的地方办婚礼……”裳璎珞无意间小声嘀咕了一句,但是这句话却被焱无上听到了心里去。
海边的婚礼吗,听起来确实很不错的样子,不愧是本爷的媳妇,想法就是好。
然而焱无上同志似乎忘了他们现在还是连个假车都没有的小情侣。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03
婚礼过后,裳璎珞和焱无上并没有直接就回去,而是顺道又去山上逛了逛。
这座山上是有座小山寺的,平日里也会有些香火客来,而寺庙里最神奇的一处地方据说就是寺中央的这棵桃花树,听当地的居民说,这棵桃花树是掌管姻缘的树,来着的情侣只要到树下拜一拜,就能一直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走下去,关于这棵树还有一个有关僧者和妖者的爱情故事,不过时间太久了,现在也没多少人记得那个故事了。

裳璎珞在寺里上了两炷香后就慢慢的踱到了这棵桃花树下,因为焱无上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寺庙这种地方,但裳璎珞家里的长辈信佛,耳濡目染之下,裳璎珞也多多少少对佛家有些兴趣,有时候在路上看到寺庙了,也会进去上上香,拜拜佛,每次这种时候,焱无上都会在附近或者是寺庙门口等着裳璎珞。
这次也是,焱无上正好打算去附近转转,呼吸呼吸山上的空气,裳璎珞正好就进庙里转转看看,等焱无上回来了俩人再一块走。

可能因为现在既不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也不是旅游的旺季,所以寺庙里也没什么人,而桃花树也是光秃秃的,一点也没办法让人联系到那棵掌管姻缘的树。不过这树却是挺粗的,看样子的确是百年甚至更久的老树了。
裳璎珞就环着树走着,想看看走一圈下来大概是个什么样的距离,但还没等他走完,树下的一个僧者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个一身竹绿僧袍的僧者,因为戴着兜帽所以裳璎珞并没有看清他的脸,但是真正吸引住裳璎珞的地方还是,那个僧者正拿着一把扫帚在一尘不染的地上不知道扫着些什么。

“阿弥陀佛。”那绿袍僧者像是发现了裳璎珞在看自己一样,忽然就停下了动作,叹了一声“阿弥陀佛”。
“大师在扫什么呢?”既然都被注意到了,那就找点话题聊聊天呗,裳璎珞想,反正等焱无上过来还有一会儿,正好可以大师探讨探讨。

“尘。”绿袍僧者轻轻吐出一个字。
“可,地上并没有灰尘啊?”裳璎珞瞅了瞅地上,干净的很,哪看的到什么尘土。

“扫的去积尘,但却扫不去红尘滚滚。”绿袍僧者依旧没有转身,但是却抬了头,盯着那棵桃花树说。
“大师既已遁入空门,又何来红尘杂事之扰?”
“善哉。红尘之人又怎能不染红尘之事。”

哇大师就是大师,裳璎珞开始在想自己应该怎么和大师聊天。
“施主踱步树下,是否对此树感兴趣?”
“是,之前也听说这棵树还有个故事,可惜年代久远,也没能打听出来。”
“贫僧倒是对这棵树的故事略知一二,不知施主可否愿听?”
“大师请说。”

“那是千年之前,此庙还只是片桃花林时,一日一位僧者路过此地,看林中落英缤纷,便停下了脚步入林中赏花,就是在这棵树下,偶遇了一只大妖。不过那大妖看到僧者不恼也不怕,还邀僧者一同赏花,僧者同意了,一人一妖就在树下裳着花,直到日渐西斜,僧者准备回去了,大妖忽然问了僧者的姓名,那便是僧者和大妖的初识之日。后来僧者与大妖日渐熟悉,最后竟生出情愫,为大妖犯了清规。可惜最后,僧者还是在一场战役中牺牲了,而那大妖,也从此不知所踪,唯独这棵桃花树,不知为何越长越盛,直至今天。”

“原来,是这样的故事。”裳璎珞站在原地,也抬头看着眼前的桃花树,仿佛能看到当年桃花正开的季节,就在这棵树下,见证了一场难忘的爱情故事。

“施主可是已有伴侣?”绿袍僧者突然问到。
“嗯,是有个恋人。”一想到焱无上,裳璎珞也不自觉的红了一下脸。
“施主可把此物交给伴侣带在身上,此物是用了这桃花的花瓣制作而成的护身符,想必有朝一日定能派上用场。”
绿袍僧者低着头走近裳璎珞,伸出的手掌上是一个五边形的小透明牌子,牌子里是一朵完整的桃花。裳璎珞也不好意思谢绝僧者的好意,接下了那护身符,刚想问价格,却看见那绿袍僧者已经转身准备离去。

“大师!”
裳璎珞想要叫住僧者,却发现那僧者像是没听见一样,越走越远。
“请问大师名号。”
绿袍僧者终于停下了脚步,似微微叹了一声,道,
“愿与年华凋敝罄,尘愆不染佛前灯。”
然后便走了远,消失在裳璎珞的视线中。
僧者和妖者的爱情啊。裳璎珞举起手中的护身符,对着阳光可以清晰的可能到护身符里桃花的纹路。即使最后僧者和妖者没有在一起了,可是他们至少,是爱过彼此且难以忘怀的吧。裳璎珞收好护身符,站在树下细细回味着刚才的故事。

焱无上来找裳璎珞的时候,裳璎珞还站在树下发呆,焱无上戳了戳他后才回过神来。
“这么了?”焱无上看了看发着呆的恋人。
“没什么,就是在想刚刚听到的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说出来本爷也听听。”
“回去的路上在和你说吧。焱无上,我们要不要试试拜拜这棵桃花树。”
“你开心就好,本爷都可以。”

裳璎珞和焱无上就站在树下,面朝桃花树拜了三拜后,才牵着手慢慢走出了寺庙。
就在他们二人刚走出庙门,树下,那个绿袍的僧者又走了出来,看着门口的方向,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一样,一颗泪自眼角滑落,在落地的刹那竟是变成了一朵桃花,随风而散。

“焱无上……”伴随着一声轻叹,绿袍僧者渐渐隐去了身影,像是从未来过世间一般,或许只有地上的桃花瓣才知道,这跨越千年的思念,在今天,终于有了尽头。
————————————————————————————
假装日更(◦˙▽˙◦)
下一章有假车!是的假车!真车不知道啥时候会有
依旧是求评论啦!爱你们么么么!(。>∀<。)

评论(1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