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少

间接性更新辣鸡甜饼精选手
甜饼成精,高甜无虐
大概吧

咖啡厅释痕番外1——雨

咖啡厅系列的第一篇番外,是评论最多的释痕

ooc属于我,释痕属于大家

没有问题的话请继续吧w


以下正文


01

入秋后下了几场雨。

俗话说得好,一场秋雨一场凉。今天也是一样,接连下过几天的雨,虽然今天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但是空气中的寒冷却让人无法忽视。

痕千古还是像往常一样,靠在铺了软垫的躺椅上,双手搭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一双淡漠的眉眼看着落地窗外被雨水洗礼的院子,脸上无喜也无悲,让人不禁琢磨起他的心思来。


“在想什么?”

释阎摩抖开薄毯轻轻盖在痕千古的身上。

“雨。”

痕千古吐出一个字,抓着释阎摩的一只手也搭在了自己小腹的位置。

“是你最爱的秋雨?”  

释阎摩感受着薄毯下那正在成长的隆起,视线却是一直盯着痕千古带着痕迹的唇。


“是秋雨,但不是我最爱的。”  

“哦?”

“我最爱的……”              

痕千古侧过身吻上了释阎摩的唇。

“我最爱的,还是和你初遇的那场雨。”


02

释阎摩和痕千古的初遇,也是在一场秋雨之中。

那是大学开学没多久的时候,大概也就是十月份的时候,下了几场秋雨的天气总是带着一股寒意,一般在这个时候,穿什么样衣服的人都有,体质好点的,不怕寒的可能还穿着短袖短裤,体质差些的或怕冷的,有的连加绒的衣服都穿上了。


当然释阎摩属于前者。那天的释阎摩穿着黑色的V领T恤和深蓝色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球鞋,手上卷着一本书,一副标准的刚下课的大学生模样。

那天也的确是释阎摩刚上完课准备回去寝室,没想到走到一半的时候天上就突然下起了雨,而且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释阎摩想了一下,在快速跑回寝室和找个地方避雨中,选择了后者。于是他快步走向离他最近的一个小亭子里打算避一避雨,等雨停了或者再小些时再走。


他就是在那个亭子里遇见了痕千古。

释阎摩记得那天的痕千古穿了一件长袖的白衬衫,可能是因为怕冷的缘故,白衬衫外面还套了一件藏蓝色的针织背心,黑色的长裤和皮鞋,其实也是很常见的穿搭,但是释阎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这样子的痕千古很好看,吸引人目光的那种好看。


而真正引起释阎摩兴趣的,不是痕千古的衣服,而是被放在一旁,伞面上还有些水珠的透明长柄伞。

这个人明明有伞,却还是留在雨中的亭子里,不知道是在等人还是在想心事。

这是释阎摩对痕千古的第一印象。


反着现在雨这么大,一时半会的也停不了,干脆进去坐着等好了。释阎摩这么想着,进走亭子里坐到了痕千古的对面,而本来靠在栏杆上的痕千古,看到了对面的释阎摩后,漂亮的眉毛微微皱了皱,开口说,


“你,挡住我赏雨的兴致了。”


这是痕千古对释阎摩说出的第一句话。而释阎摩看了痕千古一眼后,很自觉的挪到了座椅的另一边,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亭子里只剩雨滴落在在湖面的声响,这个亭子正好是在学校的人工湖旁,痕千古一抬眼就能看见雨滴穿过湖面荡起的阵阵涟漪,而释阎摩刚刚坐下的位置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所以他才这么说的。


痕千古喜欢雨,喜欢看雨,喜欢听雨,喜欢一个人在雨中寂寞凄清的美感,尤其是秋雨,没有春雨的软绵无力,不似夏雨的嘈杂扰人,只有淡漠的雨声伴着秋意的寒,为眼中的世界添上了几分凄美的色彩。

可现在,这个世界却被一个陌生人闯入了。

痕千古没了赏雨的兴致,转而把目光投向那个断了自己赏雨兴致的人,一身简简单单的普通服饰,手里卷着的课本看起来应该是大一的新生。幸好今天自己的心情还不错。痕千古想。不然是要好好“教育”以下眼前的这位小学弟,影响了学长的兴致是件多么不应该的事。


不过眼前这个小学弟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在痕千古把目光投向他时,他也毫不客气的盯着痕千古看,两人的目光在雨中交错纠缠了一会儿,痕千古突然笑了一下,淡然的眉眼中染上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情绪,在秋雨霏霏的背景下,显得格外动人。

是的,动人。这是释阎摩当时心里唯一的想法,眼前的这个人,笑起来很好看。


“痕千古。”

这是痕千古对释阎摩所说的第二句话。

“释阎摩。”

末了,又是一阵规律的雨声。释阎摩看了看亭子外,估摸着这雨还要再下上一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而这时,痕千古突然站了起来,撑起那把透明的长柄伞走到了雨中。


“不走吗?”

这是痕千古对释阎摩说的第三句话。

“多谢。”

释阎摩走到伞下,自觉的接过伞柄举着伞,和痕千古一起走回了宿舍区。其实从亭子到宿舍区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但释阎摩每次回忆起来时,都会感觉那次的路,走了很久很久,直到走到了释阎摩宿舍的楼下,痕千古突然伸出细长的食指在释阎摩的唇上点了一下,然后转身举起伞又慢慢的消失在释阎摩的视线里。

释阎摩还记得,那天他在宿舍楼下,朝着痕千古离开的方向站了很久很久,直到后来葬云霄回来了拍了他一下,这才转过身上了楼。

“释阎摩肯定是思春了。”当晚,葬云霄这么在宿舍群里说到,然后他就被睡在他下铺的释阎摩“友好”的踢了下床板,并且随手一抖,把手机从上铺摔倒了地上。

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道理貌似葬云霄在后面还是没有领悟到。


03

不过也多亏葬云霄多了这一句嘴,当时和他们混寝的大二学长兼寝室长玄皇,很贴心的问到了痕千古的联系方式和个人信息。

虽然痕千古没有看,但是一周后的那个雨天,他还是在那个亭子里碰到了痕千古。

一样的雨声,一样的位置,一样的人重复着一样的事。

痕千古就靠在上次的那个位置,旁边依旧是那把被雨打湿过的透明长柄伞,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盯着波澜阵阵的湖面,也不知道是在看雨还是在透过这雨想着什么。

这次释阎摩知道了,没有做到痕千古的对面,而是径直走到了痕千古的旁边坐下,也盯着那湖面看。亭子里都是雨滴坠落的声音,连呼吸声也被藏匿其中。


良久,雨势也渐渐转小,痕千古收回目光,正好看到了一旁的释阎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盯着自己看。

“你,在看什么?”

“雨。”

释阎摩只简单的回答了一个字。

“是在看雨,还是在看雨中的我?”

“都有。”

“你在说谎。”

痕千古伸出食指点了一下释阎摩心口的位置,然后抓起释阎摩的手凑到了自己的脸旁。

“你明明,看我多一点。”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释阎摩捧着痕千古脸的手微微往前一带,自己的唇就印上了痕千古唇上的那道疤,痕千古也没有任何动作,直到释阎摩放开自。

“这算是,告白?”

“可以算吧。”释阎摩想了一下后又说,

“反正是我的初吻。”

“那我要说感谢吗?”

“不用。”


这次换释阎摩撑起伞走到了雨中。

“走吗?”

“呵。”

痕千古起身,慢悠悠的走到了伞下,等到两人走到宿舍区的时候,雨正好也停了,释阎摩收起伞,抬头就看到了天边的一道彩虹。


“释阎摩。”

释阎摩张开嘴刚想回话,温热的舌就顺着唇间的间隙撬开了齿间,纠缠过后的唇间还残留了几分茉莉花的香甜气息。

“记好了,这个才叫吻。”

痕千古伸手拿过在释阎摩手上的伞,转身又慢慢的消失在了释阎摩的视线里。不过这次释阎摩没有站那么久,看到痕千古走出视线后就上了楼,毕竟这一幕要是被葬云霄看到了,指不定又要在寝室里说些说什么。

虽然这次葬云霄不仅看到了,还拍到了照片。当然最后为了生命安全考虑,葬云霄还是把照片删掉了,他可不希望第二天的头条新闻就是“某大学生被室友x刀捅死,而原因竟是……”,他还年轻,才刚交到女朋友,哪能怎么快GG。


04

虽然大家都不清楚过程,但是结果就是释阎摩和痕千古在一起了。


“神速啊,兄弟。”葬云霄拍拍释阎摩的肩,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们那么快就在一起,没啥问题吧?”

“玄皇你少操点心成吗?有没有问题人家自己还能不清楚?”堕神阙忍不住拿火腿肠敲了玄皇一下,再撕开外包装把火腿肠扔到了泡面里。

“多谢关心,我没事的。”释阎摩朝玄皇点点头,然后拎起水瓶往自己的泡面桶里倒了些开水。

“就是,玄皇你也甭操心了,释阎摩这么靠谱的人是吧,能有啥问题。”葬云霄撕开了自己的调料包。

“嗯,道理我都懂,但是你们就吃泡面是不是不太好?”

堕神阙举起手中还没拆封的老坛酸菜糊了玄皇一脸,有个爱操心的寝室长真的是脑壳都疼。


不过玄皇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问题。很快,释阎摩就听到了一些关于痕千古的传闻。

释阎摩本来还奇怪,为什么感觉痕千古的身边好像没什么朋友,唯一一个有的时候会来找痕千古,也是嘴上有个疤的男生,好像还是外校的学生。直到后来,释阎摩无意间听几个大二的学长闲聊才知道,原来痕千古在他们学校也算是个名人了,不是因为其他,就是因为痕千古的家庭环境。


听说痕千古还有个双胞胎的弟弟,兄弟俩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了,被一个企业家给收养了。这其实也没什么毛病,世界上被收养的孩子那么多,这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而稀奇的是那个收养了痕千古兄弟俩的企业家,据说是个有特殊癖好的人,专门收养那种外表柔美的男孩,甚至听说已经和其中一个男孩发生了关系。

可这又和痕千古有什么关系呢?释阎摩想。身为Alpha的他很清楚,释阎摩还是一个没有被人碰过的Omega,从他身上纯净的茉莉花香就知道了,而且传闻终归是传闻,就算痕千古的家里的确是这种情况,可这和痕千古本人有什么关系呢?释阎摩想了一会也没想出这两者间的联系,看了眼时间,打包了杯热拿铁就去等痕千古下课了。


但是风言风语的有的时候还是会对人造成影响。

在释阎摩的记忆中那也是一个雨天,深秋的季节,天气已经很冷了,连释阎摩都换上了厚实的外套,那天下午释阎摩像往常一样打算去等痕千古下课,刚准备出宿舍,葬云霄少见的阴沉着脸拉住了释阎摩,打开了学校论坛上的一个帖子。

那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辆豪车,重点是车里的人,一个看起来很成熟的人在和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拉扯着,那个大学生模样的人就是痕千古。下面帖子里的内容又多不齿释阎摩并没有关心,他现在只关心痕千古。

给痕千古打了个短信,没回,打了个电话,没接,玄皇也问了痕千古班上的同学,说痕千古下午并没有去上课。


释阎摩抓起痕千古之前送给自己的同款透明伞就出了宿舍,玄皇和葬云霄,堕神阙也跟了出去,可是四个人不管在学校里怎么找,都找不到痕千古的踪迹。


那是释阎摩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紧张的情绪,释阎摩去了痕千古常去的亭子边,并没有看到痕千古,顺着湖边一路找寻,最后,释阎摩在湖边的一个长椅上,看到了久久联系不上的痕千古。

那天的雨下的不小,痕千古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浑身湿漉漉的早就被雨淋了个透,但是痕千古却像是没有感觉一样,坐在长椅上就像平常那样,一动不动的盯着湖面看,被雨水打湿的眸子里看不到任何的色彩。

释阎摩撑着伞走到了痕千古身边,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痕千古的身上,就站在那里也不说话。


“没什么想问我的?”痕千古偏过头看向释阎摩。

“你想说我自然会听。”

“哈。”

这是释阎摩的印象中,痕千古第二次在他面前笑,不同的是,这声笑太苦太涩了,释阎摩没由来的一阵心悸,俯身覆上了痕千古的唇。

一个激烈又不失温柔的吻在两人的唇间纠缠着,当释阎摩松开痕千古时,两人皆因为快要缺氧而大口的喘着气,这时候痕千古又笑了一下,眼中波光流转,嘴角勾起的弧度里带了少了几分苦涩,多了几丝宽慰。

痕千古笑起来果然很好看。释阎摩这样想着,揽着痕千古回到了宿舍。当晚,葬云霄他们很给面子的分别去了自己班上同学的宿舍蹭了一晚上,把空间留给了释阎摩和痕千古。

虽然他们两个晚上只是在同一张床上睡了一觉,并且第二天两个人都感冒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


05

不过释阎摩和痕千古的初次欢爱也是在一个深秋的雨夜。

那还释阎摩大二时候的事了。当时班里有个家里有矿的孩子在学校附近的商业街开了一家静吧,加上大二大三的课都比较少,也没有晚自习,有不少本校的学生在那家静吧里做兼职,释阎摩和堕神阙也是,只不过干的职位不一样,释阎摩是服务生,而堕神阙是调酒师。现在想想,堕神阙的调酒技术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练起来的。


痕千古有的时候也会挑释阎摩兼职的日子去那家静吧坐一会,点上一份水果拼盘和一杯饮料就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释阎摩在店里来回走动,有的时候释阎摩下班早,痕千古就会等他一起,然后两人手牵着手一边逛一边走回学校,释阎摩也很少有排到晚班的情况,毕竟老板就是自己班上的同学,怎么着也是要多体谅体谅自己人。

但也不能一直不给释阎摩排晚班,不然别的员工也是会不满的。有一次释阎摩晚班下班后都已经十点半了,已经过了学校的门禁时间,不过男生嘛,谁还不会翻个墙了,释阎摩到时不担心回去晚,毕竟寝室里有葬云霄这个夜猫子,晚上回去肯定有人给自己留门的,但是那天,下雨了,偏偏释阎摩还没有带伞。就在释阎摩在考虑要不要回店里看看有没有多余的伞时,门口一把熟悉的透明伞和伞下一个熟悉的人让他停下了脚步。


是痕千古来了。

“走吗?”

痕千古举着伞,笑吟吟的看向释阎摩。释阎摩总觉得今天的痕千古有哪里不一样,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钻到了伞下。然而走了一会,释阎摩发现了情况似乎不太对。

“痕千古。”

“嗯。”

“这不是回学校的方向。”

“嗯。”

“你要去哪?”

“你不和我一起吗?”

“你要去哪我都会陪着。”


最后痕千古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都过了门禁的时间,你还打算回学校吗?”

考虑了一下痕千古应该不是那种愿意大晚上的还会翻墙回学校的人,释阎摩没有说话,跟着痕千古就进去了酒店。

等释阎摩洗完澡出来时,痕千古已经褪下了衣服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只伸出两条白嫩的胳膊敲打着手机。痕千古有裸睡的习惯,释阎摩也一直都知道,现在也习惯了痕千古的这个习惯,释阎摩拉开被子躺了进去,刚打算给痕千古一个晚安吻,然后熄灯睡觉,痕千古却主动跨上了释阎摩的身子。

也记不得那场情事到底是被谁撩拨起的,释阎摩只记得那晚痕千古眼中如火的情潮和满室诱人的茉莉花香,伴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显得格外旖旎,不过还好酒店的安全设备比较齐全,释阎摩也不至于第一次就和痕千古搞出人命来,只是自那晚之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悄悄发生了变化。

是什么呢?释阎摩看着身旁熟睡的痕千古,亲了恋人一下后放弃了思考,反正只要能和痕千古好好的,其他的东西都不是什么问题,不是吗。


06

“在想什么呢?”

痕千古伸出食指点了下释阎摩的唇,有些微凉的温度拉回了释阎摩的思绪。

“在想你。”

释阎摩抓住痕千古不安分的手,用自己掌心的温度捂着那微凉。

“本尊就在你的面前,你还有什么好想的。”

“眼里是你,所以脑子里想的也是你。”

释阎摩在痕千古的额上印下一个吻。

“要是孩子以后也像你这样,那估计是管不住了。”

“像我这样也好,最起码,孩子会懂得如何去爱你。”

“哈。”

痕千古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一如多年前那样,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看着同样的秋雨,只是这次不同的是,身边多了一个人。

一个可以携手一身,不离不弃的,爱人。


——————————————————————————

鸽了两天的释痕番外1,为什么是1呢,因为车会有单独的番外,那什么时候开车呢

咕咕咕咕咕咕咕ớ ₃ờ

今天也是求评论的一天!爱你们呦!


评论(21)

热度(47)